paper贺

↑↑↑对3p及np深恶痛疾↑↑↑

《活着就是恶心》的最大后遗症

yys光切🔒了

初三 心烦意乱 暂时断更

深夜和cp聊了一点很沉重的话题,什么生啊死啊自/杀之类的,开头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很废()

觉得活着特别累吧,又不敢死。死法有好多种,都很疼,又很丑。
大概能死在梦里面的时候,都不知道苟活了多少年了。

不说了不说了,明天也是需要努力的一天。
文什么的会尽快补上,拖着拖着就会成习惯的。该做的事还是要做,不能因为七七八八的原因就一直拖,到了最后还是要做。该强迫自己完成的时候就要狠一点,太温柔对谁都不好。该放松就放松,不要累坏了。
嗯。加油吧。

明天也是新的一天。

“即使后来我也觉得很遗憾,没能把那盏安魂灯还给你,没能带你去看烟波缥缈的江南、千山暮雪的华山...甚至是云梦,我都没能带你好好逛逛。其实我最喜欢桃源津,虽然那里是病患修养的地方,但还是想在朔梦林旁建所小房子,每天不用做课业,不用问诊,只想在阳光正好时枕在你膝头,看你羞红了脸,笑道一句:‘醉卧美人膝。’”
“遇到你之前,我的江湖只有打架和修为。和你在一起之后,这些再平常不过的景色才突然有了意义。”
“如果你还能听到这些话,会不会觉得我很贪心?我还想和你去看繁华的金陵古都,暗涛汹涌的蝙蝠岛,遍地繁花的沧海...”
“可惜,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啊。”
——“云梦弟子云合鸟,谨遵师嘱,已将叛徒亲手解决。”

至我亲手葬送的你。

这游戏,又只剩我一个人了。

(图片是和cp的抱抱..大概是三月份了的吧 她已经退了

【兰萧】归期-1


*第一章好像根本没有兰萧呢(ni
*2k+字数我真的写不下去了()剧情啥的都是乱编的
*宁宁从未想过,因为她的任性,最后促进了两位掌门之间的情感(bu)
*是个大坑 拉郎也得培养感情吧()
*极度ooc 辣鸡文笔

“掌门!”
兰亭暮春的静谧一瞬间被打破了。
“何事大惊小怪?”
兰花先生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关展眉带着宁宁和林蔓薇出现在大殿上。与几人一同上来的弟子脸上挂着歉意,大致也是在懊恼自己没能拦住关先生而惊扰了掌门。
因谷里常年处于阴暗地带的缘故,暗香弟子都拥有了在夜晚也能清楚视物的能力。此刻,关展眉清晰的看见他脸上仍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不禁在心里暗骂自己莽撞。但已临到阵前,她也只好硬着头皮道:“前些日子,宁宁和蔓薇不懂事,擅自跑到武当去玩耍。结果..在那里遇上了武当掌门萧疏寒的义子萧居棠。吓到人家了不说,宁宁还动手打了人家一巴掌......”
关展眉话还没说完,宁宁便从她身后探出个头来,大声控诉道:“才不是!明明是他先说我和蔓薇是土包子的!不给他点教训,看他还敢不敢对蔓薇说这种话——”话音未落就被关展眉捂住嘴巴拉回了身后。
“哦...是吗?是自己擅自离岗还是有人带离,宁宁,你比我更清楚吧。”
林蔓薇又从关展眉的左边探出头来嗫嚅着说:“掌...掌门,你要罚就罚我好了!是我让师弟带我去玩的,你不要责罚他,呜呜呜...”
兰花先生不知何时已慢慢踱步到了几人面前。宁宁也走出来,一把将林蔓薇挡在身后,脸上带了一副必死无疑的时候表情道:“掌门,这都是我的错,在武当是我先动的手,也是我叫师弟带我们去玩的!是我有错在先,与其他人没有关系,要...要罚就罚我吧!宁宁不怕!”
兰花先生心下觉着有点好笑,自己何时说过要罚了?还是说自己在暗香弟子的心中都是这么个犯了些小错都要吊起来打一顿的人?
他慢慢弯下身,从(不知道在哪的)口袋掏出了一块沁着兰香的帕子递给林蔓薇,顺便调侃了一句:“女孩子家家的,成天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宁宁在一旁道:“略略略,兰花先生怎么像大姑娘一样随身带手帕呀。”
眼看宁宁一句话便成功将掌门的脸色逼黑,关展眉忙在一旁很有眼色的再次捂住宁宁的嘴,朝似笑非笑的掌门看去。
他看似漫不经心的在帮林蔓薇擦眼泪,问道:“关于这件事,你觉得该如何解决?”关展眉愣了会才反应过来这是在问自己,回道:“依属下看,您应带着宁宁和蔓薇亲自前往武当致歉,以表诚意。”原本不过是她的随口一说,况且她深知自家掌门的性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而千里迢迢跑到武当去给一个小屁孩道歉的。没想到兰花先生思考了一番,居然点头回应道:“这个想法可以考虑。时间还早,你先带着她们下去收拾收拾吧,记得不要忘了订马车。”
直至照顾两个小家伙睡下了,身心俱疲的关长老这才蹑手蹑脚的回到兰亭暮春找兰花先生。果不其然,他还在那处候着。见到她返回并不惊讶,问她:“你还想问什么?”关展眉道:“你明知道的,最近江湖上并不太平,为何还要冒险前往武当?如宁宁所说,我们并不理亏,传信给萧疏寒岂不比直接趟这趟浑水好?”兰花先生静默了片刻,回应道:“你还没听说吗?今年入门的那个弟子可了不得,此番出去历练可就引出了那朱文圭的义子方思明呢。”声音里已然带上了几丝玩味。“你是想...”关展眉双手环胸站在一旁,皱了皱眉。“那老狐狸可没那么蠢,就算方思明再天才,对他不像条狗一样忠心,到最后也只不过落得个被抛弃的下场。”兰花先生冷哼一声,道:“万圣阁到现在都还未有什么大动作,是想趁什么时候一网打尽罢了,对暗香来说不足为惧。只不过听说海外的蝙蝠岛又有动作了?”关展眉接过话头:“是。前段时间你带着蓉蓉出去游历时不是‘正巧’遇见过原随云么?你与蓉蓉离开麻衣圣教后,他便带着楚留香一行人到了天机营拜访他父亲的老部下,还‘不巧’遇上了方思明想要将徐将军招入麾下不成杀人灭口的事情。可是这也太过巧合了吧?难道...”后面的话她没有再说下去,兰花先生与她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心照不宣。“三更半夜了,你一个女人也不要熬得太晚了,赶快回去休息罢。明早记得把宁宁和蔓薇也带上。”

――――tbc.
水了整整一章呢好开心(ni

番外-记被宁宁扇了一巴掌后的萧居棠(微和亦)

“哟!老五你脸上怎么这么肿?是哪位大侠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待我找到他(她?)一定以身相许。”
武当的早课后,讲堂里的人都散了。宋居亦本想和萧居棠一道去用早饭,没想到一节课下来他居然一直在走神,眼睛失焦盯着前方,嘴里好像还在念着谁的名字,宋居亦觉得站在上面的闻师叔脸都差不多要黑成锅底了。
结果萧居棠一听到“以身相许”这四个字马上回魂了,暴跳起来:“什么以身相许?老四你真花心!都有大师兄了还要霸占宁宁?!哦不对,宁宁是我的,你别想抢走!”
这段话好巧不巧被进来叫他俩去吃饭的大师兄听见了。
一个时辰后。
萧居棠和宋居亦坐在郑居和的塌边。
“所以说,老四你被人家扇了还对人家一见钟情了?太丢脸了吧!”宋居亦恨铁不成钢。
“嘿嘿嘿...宁宁她真可爱......”萧居棠一脸痴汉。
宋居亦叹了口气:“算了吧大师兄,我觉得小棠已经没救了。哎已经午时了吗!大师兄你有没有吃的啊?好饿...”
话还没说完,宋居亦就震惊的看见郑居和打开了放在木桌上的食盒。不是膳房以往清淡的菜色,而是有荤有素的搭配。就连一旁正在痴汉的萧居棠都凑了过来,一边念叨“宁宁给我送饭菜了”一边把手往食盒里伸。宋居亦当然不会给他机会,一筷子拍掉他的手,然后大快朵颐起来。萧居棠“嗷”的叫出声:“不行!太过分了!大师兄你偏心!”宋居亦一边扒饭一边赏了他一个白眼:“鹅(得)了吧你,大西(师)兄有昏(分)过心债(在)里(你)身上吗?矫情。”郑居和则看都不看他一眼,在一边帮着宋居亦顺气一边道:“慢些吃,小心噎着了。”

Fin.

萧居棠:呕。md死gay。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就算华山的台词是“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和“千山冷落凌云志,一身疏狂剑并箫”(后面这句不太记得了,久不玩华仔),那又怎么样,官方没说这是门规吧?而且就算是门规,那也不是前代七剑之一的楚遗风编写的呀,只是单纯觉得很符合华山的设定()一个邪教的垂死挣扎

置顶

=纸贺
本体是银喉长尾山雀-女
明年中考 坐标南宁
写同人的,偶尔码点原创。

/clx/
将近酒银鞍白马-如三月兮

华武/双华/少暗/原楚/棠宁/兰萧(兰花先生×萧疏寒 邪教但是我吃)/邱蔡/和亦/华乐/齐风/各种gl都吃。
以及金风玉露世界cp魂菲。
禁止ky,见了拉黑。
天雷楚萧,cp洁癖病入盲膏。不逆不拆蟹蟹。

爱好是吞山海华仔。真帅prprpr

/痒痒鼠/
渠道服雨之霁id窃语倾城_

别的游戏有遇见逆水寒/梦间集(白水秋风id夢)/王者(安卓117id∵苔痕上阶绿 只会法师和射手 哭辽)/痒痒鼠

有家室的人。

不定期更文 想点梗的可以留评。cp见上。有时间会写的。

目前学习素描中。

下一个学习目标是填词。

没了。

看起来(?)很高冷 实际轻微社恐 话废 欢迎聊天

企鹅2676985231。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哎,一个沙雕朋友给的生日贺图,鸟是本人,右下角看不出是什么物种的狼是她。。
不许抱图xxx

“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谈爱?”
清脆的音线混合在雨声和周围一片打斗声中,听得不太真切。
师姐的剑稳稳当当的悬在他喉间前一寸的位置,被大雨冲刷去了上面的血迹,锃亮的折射出她冰冷的脸色。
他下意识抱紧了怀中微凉的身躯,道:“师姐,我...”
然而并未等他说完话,再向前一点距离就能置他于死地的剑被收了回去,师姐握着剑,脸上的泪水和雨水一齐沿着脸颊滴落下来。
她猛的扑上前,抬手给了自己师弟一巴掌。
“凭什么...你不是说你会保护好他的吗?那现在呢?这算什么?”
他被打偏了头,脸上一个清晰的红印立刻浮现出来。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他有些惶恐的低下头去,怀中人脸色白得像华山的雪,晃了他的眼。
“哥...你再等一等,云漠他们很快就过来了,好不好...?”

嗝,意识流片段,一个被围攻滴故事,孤鸿滴不负责任番外(bushi
不是刀

本人暴毙(...................

和亦♂

没开完的车

嘤嘤嘤!就似没开完!卡肉了(已翻otz另一个链接在评论

唉,怪不好意思的,拖了两三周的车还是没开完...
车技也不好,开到路上驾照能被扣27分的那种
作为补偿,写完这篇之后我再写个事件全过程吧,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反正差不多也是全篇车了

石墨是个好东西

睡了,周日溜去看复联3><
小可爱们晚安><

特意开了个金风玉露的号
在拜师那里找到了醉卧美人膝的云梦小姐姐,在看到她魂菲魄散了解一下的称谓后毫不犹豫的加了她
然后她给我安利了魂菲!可甜!
太太们素材来了!!!!!!

【兰萧】直道相思了无益(下)

*有车
*意思意思写一下兰花先生,其实大家都知道他是南无生(??
*新手司机开车上路
*我jio得叫阿寒很苏(ntm

→前篇戳我←

稳定心神,萧疏寒急急起了身,叩了叩格扇门,立即有两个守门弟子上来等待他的命令。

“...把邱居新叫过来。”

两名弟子微微弯腰,做揖应了声是,借着轻功往邱居新的住处去了。

萧疏寒看着二人远去的身影,靠在门框边。武当远处的山连绵起伏,山上的树都抽了嫩芽儿,一派春意盎然。明明春日就要结束,他却不知为何感到一丝丝寒意,忍不住裹了裹里衣。

“师父唤弟子来有何事?”

不知何时邱居新已到了他面前。萧疏寒收回落在远处山顶的视线,看着眼前的得意门生,出声问道:“你可知道玲珑坊?”

邱居新抬起眼对上他的视线:“...弟子略有耳闻。金陵玲珑坊乃是青楼,同在此地的还有点香阁。区别于点香阁卖艺不卖身。不知师父问此做甚?”

“...如此。居新你替我去那玲珑坊和点香阁寻一寻居诚是否在这两处。如若是在...便带他回来罢,说我不怪他。”

“是。弟子这就去办。”

萧疏寒看着邱居新一步步从石阶上走下去,恍惚间好像又瞧见刚来到武当时的邱居新,总是攥着蔡居诚的衣角,沉默的跟在二师兄的身后。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萧疏寒一晃神,只觉得有淡淡的兰花香飘过,后颈一痛,眼前便是铺天盖地的黑暗袭来。

是他...大意了。

这是萧疏寒晕过去前想的最后一句话。

点♡我♡看♡兰♡萧♡激♡情♡双♡修(???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